人物库 文献库 视频库 图片库
江门市图书馆文献库栏目 古镇血缘家族文化的嬗变
     文献库>>>>古镇赤坎 > 古镇血缘家族文化的嬗变

古镇血缘家族文化的嬗变

我们一道走进赤坎古镇,粗粗地翻阅了它三百五十年历史中的重要几页。

赤坎古镇由渡口码头而墟集而商业市镇,水陆交通的便利为其提供了非常关键的条件。在水运为主陆路运输为辅的古代,古镇靠水吃水,潭江繁忙的水运既带来了丰富的物流和客流,带来了古镇的商业繁荣,也给古镇抹上了一笔重重的渔业经济的色彩。民国时期公路的建设保证了赤坎古镇的交通枢纽地位,也维护着古镇得以继续发挥物资集散地的作用。这种交通地位的优势因 1949 年以后广 ( 州 ) 湛 ( 江 ) 公路穿过赤坎古镇而加强,所以 1950 年开平县政府从北部的苍城镇迁来赤坎。随着现代运输向以公路运输为主的变化,以及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开平市公路格局的逐步调整,尤其是 325 国道的兴建取代了过去的广湛公路,赤坎古镇在开平交通格局中的地位逐渐下降,镇政府由镇内搬到镇外以便靠近国道,就是这种下降的标志。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赤坎古镇“因祸得福”,它避开了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大规模的城镇建设,古镇的建筑风貌和基本格局得以比较完整地保存下来,今天成为了开平侨乡重要的历史文化遗产和宝贵的旅游资源。 2002 年赤坎古镇被批准为广东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赤坎古镇的兴起与繁荣,又得力于家族的竞争。传统社会的血缘家族文化是古镇文化的重要源头和发展动力,同时血缘家族文化自身在商业经济的环境中也逐渐发生着改变。

历史上曾经发生过的关族与司徒氏家族之间的竞争,构成了赤坎古镇历史发展的主线,长期影响着古镇的进步。

民国十四年 (1925) 九月,赤坎横头村围绕土地的产权问题,发生了关族与司徒氏的纠纷,省政府最后判决归关族所有,在开平县政府开庭奉令执行的当日,司徒氏不服,鸣枪示威,后经规劝才停息。古镇里两大家族的关系必然受到镇外家族关系的影响,古镇的人、古镇的事与周边乡村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割裂不开。关族和司徒氏各自内部房派与房派之间、家族与家族之间的争斗,渗透到赤坎古镇的经济、政治、文化、教育各个方面。

但是这种竞争从早期的大规模械斗,你夺我杀,发展到后来逐渐依赖官府的调解,同时共存、协作、双赢的意识慢慢滋生,包容的胸怀日益扩大,形成了多元化的行为规则。

两大家族竞争之中的协作在清末和民国时期也逐渐增多。

咸丰元年 (1851) 为了共同维持赤坎一带的社会治安,两族德高望重的绅士司徒沅、关维城共同倡办了松柏属乡团。

光绪十三年 (1887) ,关定津、关郁、司徒懿培、司徒惠懿等人通过在当地集资和向海外华侨募捐,在塘底街成立了以向

贫穷镇民赠医送药,施种牛痘,收容弃婴为宗旨的赤坎爱善堂。

光绪三十四年 (1908) 由司徒懿风和关荣耀发起成立了开平县第一个商会,赤坎商会的会长由两大家族轮流担任,他们负责组织收集市场信息,代表商人利益与政府交涉,处理商界内部的纠纷等。

上、下埠各自经商,自成一套的竞争机制,既有吸引本族尽量在此消费的一面,也有尽量吸引外族或外地商人和民众入场经营、消费的一面。

民国十九年 (1930) 元月,关以毅在《光裕月报》上撰文,提出扩建改造三角市市场。其原因之一,就是因为该市场地方狭小,摊位不够,管理落后,造成赤坎东安堡的关族人每天就近到下埠购买副食品,“此非我东堡人士俱是冷血动物,甘作害群之马,良由于三角市地处埠隅,买物维艰,乃有此不得已之所为耳”。到本族的场地消费,肥水不流外人田的观念在两大家族中是一个客观的存在,但是并没有成为一条强制性的规定,狭隘的家族意识在实际的经济生活中,对族众的制约常常显得力不从心,肚皮总是要决定头脑。族众既是家族利益的维护者,同时又是消费者。既然是消费者,当然就要讲究比较,讲究选择,希望以最小的投入获得最大的消费收益。族众在同等条件下,到本族的商号进行消费,是可以理解的;他们也常常用自己的脚对各商号的经营质量进行投票,在不同家族的商铺之间穿梭,来逼迫上、下埠的各商号注意提高经营水平,保证商品质量,“以广招徕”为宗旨血缘家族文化在赤坎古镇并不排斥竞争,而且这种竞争中的良性成分越到后来越高。

血缘家族文化在赤坎古镇体现的包容性,也带来古镇的开放,这才有了大量外姓医师在上、下埠建立诊所,外姓商人首先经营侨汇业务等等活动的产生。古镇的两大家族欢迎外来者逐渐形成了传统,营造了~个比较好的氛围,今天在古镇经营的更有来自外省的远途商人。

中华东路 302 号施记鞋店的老板施德夫 ( 五十岁 ) 和他的妻子徐苏珍 ( 四十六岁 ) 就来自浙江温洲,他们是通过原来在赤坎古镇经商的妹夫介绍才过来的,至今已有了四年, 2001 年两个儿女也从家乡来到这里帮忙。这家夫妻店有四十多平方米,前店后厂,丈夫跑广州 进材料,负责画样、下料,儿子车面、包鞋,妻子女儿坐店销售。他们说古镇的经商环境很好,这里的人对他们很和气友善,但是竞争非常激烈,这两年销售情况不太好,有时一天卖不出一双鞋。好在他们是自产自销,环节少,降低成本的空间比单纯做销售要大一点,别的店从广,东莞进来的鞋如罘卖一百元,他们就可以只卖八十元。因为是坐店,更注意讲质量,根据顾客的脚型和制定的样式定做,绝对真皮真料,逐渐在古镇形成了一群熟客。徐苏珍说他们现在主要做个人或团体熟客的生意,薄利多销。钱虽挣不了多少,但是一.家人的生活没有问题,比在家乡进厂为别人打工要强。至于什么时候离开赤坎古镇转到别的地方去经营,要看效益情况,至少目前夫妇俩还没有考虑。 P146

像施德夫这样的外来经营者在古镇其他行当中还有不少。

古镇的历史和现实告诉我们:这里的血缘家族文化的外观形态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就像一首流行歌曲唱的那样:我已经不是原来的我,你也不是原来的你……

 

两大家族依然保持着血缘性和聚居性,世代派系非常清晰。比如关族都是元六祖和元九祖的后裔,血缘身份的认同度很高。两大家族各自在上、下埠聚居,血缘群体带有明显的地缘特征,血缘与地缘合一。到今天这种界线还大致保持着。

同时,古镇传统家族社会的农耕性、自给性、封闭性和保守性的色彩逐渐在衰减。最初家族成员的生产生活基地主要在乡村,到镇上的交易带有临时性,遇三、八墟期便带着自己生产的产品前来交换,早出晚归。自给自足的农耕经济供应与消费系统,将家族成员的眼界局限在村内族内,躲进小楼成一统。家族地理界限排斥异姓人介入,长期的自闭,造成了民众在文化、心理、性格、习惯方面的保守特征。但是随着古镇的发展,关族和司徒氏的家族成员进镇的经济活动由临时而固定,由流动而定居,生存环境的转换,使这些血缘家族社会的特征渐渐向相互依存、相互包容、对外开放转化,相互竞争的行为方式也有了明显的改变。

中国有句古语“形势逼人强”。古镇上两大家族由对立、竞争走向相互依存,共创繁荣,是生活的环境使然。

关宝湖的杂货店货源来自批发商,只有卖出去,才能够赚钱。张景辉的诊所要靠病人吃饭,德叔的虾、蚬卖不出去就没有酒喝。

这些洗脚上田的农民失去了自我生产、自我消费的循环,认识到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生活道理。传统、狭隘的排斥心理被接纳、包容所替代。

司徒擎的“双全饼店”靠不断推出新产品站稳了市场,他们知道工商经营讲究变,讲究创新,战胜竞争对手,开拓市场的方法,不可能是到对方的地界去砸场子捣毁商店,也不可能在本族地界内放火烧同族其他商号的店铺,靠违法手段获利。只有货真价实,服务周到才是发财的正道。两大家族的竞争就这样自觉或不自觉地由使拳头动枪械流血伤人,向文明经商演变了。

工商经济越发展,不同家族之间共同的利益就越多,维护社会稳定的共识就越高,良性的竞争就有了社会基础,解决冲突的方式也由传统的冤冤相报逐渐过渡到依赖制度依赖仲裁。所以,从咸丰年问开始,我们就看到关族和司徒氏的一些有识之士出面倡导成立了跨族界的地方自治性组织,或维持社会治安,或为大家提供市场信息,或维持市场经营秩序,或调解商家的矛盾。

浸润着浓厚异域文化的欧风美雨,在清朝光绪年间和民国时期随着张张扬扬回乡的华侨们也吹进了古镇,品尝洋酒、咖啡成为了有身份的象征.穿唐装戴礼帽手拄文明棍脚登牛皮鞋,虽然不协调,但自己感觉很时髦;见面叫“哈哕”,分手喊“拜拜”,点头称“野”,摇头说“那”,家乡话中常常夹杂一些鬼佬话,被视为见多识广,自己也感觉特别好。在这些有形的外来文化的背后,对财产的权利责任意识也在冲击着家庭内部的权利结构和权威思想,集股筹资的运作方式将财务、事务公开公平公正等观念引入家族的内部事务管理,撞击着传统的等级观念和组织结构。华侨引发的中外文化从碰撞、交流到交融,培养了赤坎古镇民众的自信开放的心态和消化吸收外来文化的能力。

通婚是化解赤坎古镇关族与司徒氏两大家族矛盾对立的润滑剂。年轻人频繁的接触、交往,减少了彼此之间隔阂,心理上的篱笆被两情相悦慢慢地拆除,从此拉近了家族的距离,上埠与下埠家族之间的联系增添了新的纽带,对立的情绪也渐渐地消融。

赤坎古镇由两大家族聚居、相互竞争发展而来,这在中国的古镇群中是很特殊的。一个古老市镇的兴衰,形象地演示了中国底层社会的历史转型;并且典型地示范了传统的血缘家族脱离自给自足的农耕经济环境之后如何嬗变的轨迹,同时展示了血缘家族文化的顽固,是认识中国家族文化演变的一个难得的样本。赤坎古镇的变化告诉我们,对传统的血缘家族社会的改造,最根本的还是有赖于经济基础的转变。更有意思的是,这个古镇的家族文化变化还是在中外文化撞击、交流过程中进行的,这为它打上了一个时代的烙印,提供了近现代血缘家族文化嬗变的多样性。

这应该就是赤坎古镇得以在中国众多古镇之中立于一席之地的特殊的历史文化价值所在吧。

 

   

原作者: 张国雄
来 源: 古镇赤坎
本文发表日期:2006-5-11
本页浏览统计:1485次
本文获得投票数:次



上篇文章潭江疍民的守望者

下篇文章 后记

 

 
□-相关 古镇赤坎
  1. 缘起:赤坎是广东开平侨乡的一个古镇
  2. 水陆通达兴古镇
  3. 两大家族的发迹
  4. 来自河北的司徒家族
  5. 由墟而镇
  6. 古镇行业
  7. 古镇行业
  8. 牛墟的变迁
  9. 关宝湖的生意经
  10. “双全饼店”的司徒后人
  11. 关能基的“丽源”商号
  12. “笔王”司徒浩
  13. 外来的西医师张景辉
  14. 先行的邮电金融
  15. 司徒氏通俗图书馆
  16. 关族图书馆
  17. 开平中学红楼
  18. 侨乡名镇
  19. 美洲侨领——司徒美堂
  20. 古镇的改建
  21. 通婚与俗变
  22. 洋教的传入
  23. 碉楼与司徒七壮士
  24. 潭江疍民的守望者
  25. 古镇血缘家族文化的嬗变
  26. 后记
  27. 赤坎古镇自助游指南
文明共建,文化共享

CopyRight 2017 江门市图书馆 版权说明
地址:江门市港口路102号 邮政编码:529000 (建议分辨率1024*768以上)
Email to: jmxxgxgc@126.com 工信部备案/许可证编号为: 粤ICP备09089418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44070302000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