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库 文献库 视频库 图片库
江门市五邑图书馆 五邑数字文化网 文献库栏目 外来的西医师张景辉
     文献库>>>>古镇赤坎 > 外来的西医师张景辉

外来的西医师张景辉
我第一次去赤坎古镇时,堤西路47号西洋式建筑墙上的一块“西医师张景辉”的老招牌引起了我的注意,张建文馆长告诉我那是他父亲医所的招牌。后来在调查中我才知道,张景辉是镇上有名的西医师。于是我请张馆长详细介绍了他父亲在赤坎行医情况。
我的父亲张景辉是新会睦州人,祖父张春获因生活所迫在清朝光绪年问去了加拿大,后来与人合伙开了一问规模不大的洗衣馆,每天从早到晚要进行十几个小时的繁重劳动。经过多年的辛苦拼搏和节俭攒了一些钱,1917年第一次返唐山…,回到新会不久,就建了房,并娶了我祖母。接着就有了我的父亲。不幸的是,后来祖父在家乡遇到了土匪,他带回的血汗钱大部分被抢走了,好在还没有伤及性命。为了生存,祖父只好告别妻子和年幼的儿子,再次回到加拿大,继续拼命赚钱养家糊口。这一去就是十多年,直到1945年才第二次回到新会,从此就再也没有出去了。


父亲三岁时祖母不幸病逝,后来是祖母的外家把他拉扯大,靠祖父寄回来的钱补贴生活。父亲十四岁到新会县城读书,后来到广州学习,毕业后以优异成绩考入上海的国防医学院,父亲学的是西医野战外科,同时学习了内科、儿科和妇科。毕业后,进入军队行医,在六十四师做到少校军医。抗战时期在广西跟日本仔打了一年多的仗,跟随部队去过云南、贵州。解放战争开始后,父亲的部队在山东,伤亡惨重,父亲思想发生了变化,不愿当炮灰,于是找机会离开了军队,回到新会老家。
回来后,为了生活出路,父亲必须出去找工作,行医赚钱。他在五邑邻近的几个县找熟人,跑了不少地方,都没有结果。1947年初,有一次他乘船准备去阳江,路过赤坎,看到赤坎镇洋楼多碉楼多。人烟稠密,非常繁华,留下深刻印象。当时,赤坎是开平的交通、文化、商业中心和物资集散地,特别是水路运输,航运业很发达,有火船仔驳拖大客、货轮进出江门、广州、恩平、阳江。他原来的一个勤务兵是塘口镇四九的人叫方锦就。离开军队后就到了赤坎镇,父亲与他取得了联系。这次父亲在赤坎上岸就是应他的邀请而来。也是很巧,在镇上还遇到了父亲早年在国防医学院的同学司徒权,司徒权高我父亲一届。他离开军队后在赤坎镇开设了医所。父亲从他那里知道在赤坎行医环境不错。事实也是这样。父亲曾经告诉我,他在镇上行医赚的钱可以养活一家人,不比在香港行医赚得少。一些回乡的华侨在他的诊所看病时,他问他们在美国可以赚多少钱,听到华侨的回答,他认为自己选择在赤坎行医的决定是正确的。
有这样的人际关系,有这样的行医环境,于是父亲打消了去阳江行医的念头,就在赤坎镇落下脚来,把我母亲和哥哥也接了过来。我们家后来与司徒权联姻,司徒权成为了我的外父。


父亲最早是通过方锦就在上埠一关姓当铺(今堤西路40、41号)租得前院作为住房和行医的场地,后院有一座大碉楼。这座碉楼现在还是赤坎的标志性建筑之一,非常气派,我小时候就经常与同伴在楼里玩。因为父亲是外来的一个无名小辈。最初的行医非常艰难,人们只相信老资格的医生,对一个三十几岁陌生的年轻医生只是侧目相待,轻易不敢让他看病。而且赤坎的医所那时已经成行成市,竞争很激烈。所以。最初求诊的人很少。再加上赤坎的“地痞”很多,父亲经常受到“地痞”的欺负敲诈,他们有时看病不给钱,还要强索钱物,有时赖着不走,使一些病人也不敢上门看病。每当遇到这些情况,父亲多用钱把他们打发走。但是,长期这样也不是办法。后来父亲花了一笔钱,通过关系,请当时广东一个叫邓龙江的军阀题写了一块匾牌,壮胆撑腰。更重要的是,我父亲注意通过病人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热情周到地接待病人,不分贫富一视同仁,并且收费低廉,对实在有困难的病人减免他们的医药费,慢慢凭着自己的医术,逐渐得到患者的肯定,有了好的口碑。还有一个因素,就是同为西医的关梓权医师欣赏父亲的医术,出来打抱不平,父亲遇到困难他就帮着说话。这样,父亲才在赤坎上埠站住了脚。很多外来的医师都有我父亲类似的经历。
在赤坎行医使父亲有了一点经济基础,1954年堤西路47号的一位关姓华侨(今天赤坎与百合交界地带的一个大户人家,在赤坎有多处房产)移民美国,父亲买下了他的房子,终于在赤坎有了自己固定的家。
赤坎像我父亲这样的外来医师很多,我记得小时候中华西路入口处一带医所尤其多,直到今天镇上的人还把那段街道称为“医生街”。
医生多,医所多,门类全,是赤坎古镇的又一大特色,而且这也是古镇外姓从业人员最多的一个行当。最初,镇上东、西两埠都有一些中医在行医。清光绪年问随着古镇连为一体,商贸的旺盛,流动人口增多,对医疗的要求也日益增加,各科中西医诊所相继在古镇开业。上埠集中在中华西路的壳窑路,即“医生街”,下埠主要分布在堤东路东端。光绪二十七年(1901)从马来西亚回来的中医师谭钢炳在上埠开设专治跌打损伤的中医骨科医馆。光绪三十三年(1907),毕业于广东中医药专科学校的关培元、关荣溢在上埠中华西路开业,同校毕业的司徒铃则在下埠堤东路设对外服务。他们都是清末民国时期有名的中医师。


到1949年,古镇的中医诊所有四十四间,从业人员四十九人。也是在这个时期,在广州等地或海外学习西医的关族和司徒氏族人以及一些医术好的外姓医生陆续进入古镇开业行医。光绪三十二年(1906),赤坎塘边村人、西医师司徒梓居第一个在下埠堤东路开设“绥民氏医馆”,八年后关公度在上埠中华西路也办起了西医诊所。西医诊所的规模较大,设备比较先进,司徒珙的诊所配备有显微镜、X光机等医疗器械,设有留医病床和手术室,能够施行腹部开刀的中小手术。司徒院的诊所配备的三十毫安的X光机在当时是很先进的。西医师多数接受过专业的中高等教育,不少还是毕业于名牌学校,这些人远近闻名。比如,关梓权、关公度毕业于广东光华医学院,司徒珙毕业于广东医学院,张景辉毕业于陆军军医大学,徐汉雄毕业于广东公医学院,佘锡洪毕业于上海同济医学院,余严毕业于上海医科大学。一个镇在民国时期拥有如此多的各科西医诊所而且设备先进,这在那个时代是很少见的。最兴旺时,古镇的西医诊所有二十二间。
专业的诊所也相继出现。宣统三年(1911)黄杰英在镇上开办了第一家西医接生的专业产所,传播了西医的接生技术。民国初年又很快出现了三家,到1949年镇上共有西医接生诊所七家。民国元年(1912)从美国回来的司徒朝选开办了第一家牙科诊所,后来发展到二十一间。
在中西医的医生中,关氏比司徒氏多,而外姓又占了医生的多数,这点显示出赤坎古镇的包容性。
赤坎古镇不仅医生多,诊所多,而且药材铺也多。它们是批发与零售兼营,并代客配制膏、丹、丸、散。西药房甚至出售小型的医疗器械。光绪十九年(1893)上埠中华路的惠济堂已经是有名的中药材铺,到清末宣统年间,古镇的中药材铺有十一间,药工六十人。民国发展最兴旺的时期,有二十五间,药工一百四十多人,主要是由两大家族经营。上埠关族经营的中药材铺有十间,下埠司徒氏经营的有八间。养元堂、毓秀堂、舂和堂、广济堂等都是两大家族经营规模较大的店铺。
现居住在赤坎虾村的关新焱告诉我,他祖父关华德是加拿大华侨,出去得比较早,大概是在清朝的光绪年间。三十八岁时回来结婚,过了两年又去加拿大。祖父在加拿大有自己的店铺经营药材和杂货,赚了一些钱。民国十三年(1924)五十八岁时回到家乡,购买了赤坎镇关族经营的公路股票,并在镇上今中华西路开了“万宁堂”药材铺,这个店铺也兼带为乡亲转接信件或汇票。祖父还投资在香港开设有旅店,由父亲关鸿藻打理,接待从加拿大、美国回乡探亲的华侨,也是初次出国的新华侨或返回侨居地的老华侨在香港的停留站。一些关族华侨托人将汇票、现金带来旅店,由此转到赤坎古镇的“万宁堂”药材铺。关新焱的叔伯兄弟关饶国经常往来于赤坎与香港之间,负责将这些汇票或现金带回来,就是当地人所说的“巡洋马”。

   

原作者: 古镇赤坎
来 源: 古镇赤坎
本文发表日期:2006-4-24
本页浏览统计:1509次
本文获得投票数:次



上篇文章“笔王”司徒浩

下篇文章 先行的邮电金融

 

 
□-相关 古镇赤坎
  1. 缘起:赤坎是广东开平侨乡的一个古镇
  2. 水陆通达兴古镇
  3. 两大家族的发迹
  4. 来自河北的司徒家族
  5. 由墟而镇
  6. 古镇行业
  7. 古镇行业
  8. 牛墟的变迁
  9. 关宝湖的生意经
  10. “双全饼店”的司徒后人
  11. 关能基的“丽源”商号
  12. “笔王”司徒浩
  13. 外来的西医师张景辉
  14. 先行的邮电金融
  15. 司徒氏通俗图书馆
  16. 关族图书馆
  17. 开平中学红楼
  18. 侨乡名镇
  19. 美洲侨领——司徒美堂
  20. 古镇的改建
  21. 通婚与俗变
  22. 洋教的传入
  23. 碉楼与司徒七壮士
  24. 潭江疍民的守望者
  25. 古镇血缘家族文化的嬗变
  26. 后记
  27. 赤坎古镇自助游指南
文明共建,文化共享

CopyRight 2017 江门市五邑图书馆 版权说明
地址:江门市港口路102号 邮政编码:529000 (建议分辨率1024*768以上)
Email to: jmxxgxgc@126.com 工信部备案/许可证编号为: 粤ICP备09089418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44070302000162